Benjamin 喝奶趣事二则

IMG_2891_1

半夜睡意朦胧中, 听见Benjamin特有的饥饿信号”乌鸦叫”。

我一骨碌爬起来,上厕所、洗手、喝水,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喂奶啦。

冲到Benjamin床前一看~ 嗨, 这家伙又香甜地睡着了,留我一人醒着。

真拿这个小怪兽没有办法啊~

因饥饿哭喊了好一阵儿的Benjamin终于被抱到温暖的怀里,离梦寐以求的乳房一厘米远。

他激动地左右晃动脑袋,以精确测量乳头的位置。

终于, 瞅准了目标,他张大嘴巴, 一口咬下去。 Bingo! 完成了与乳房的连接!

可咂吧了几下嘴巴,没有奶流出来,Benjamin伤心地哭了。

刚哭没两秒钟, 啊~ 香甜的乳汁流了出来,他赶紧止住哭涕,“嘿哟嘿哟”卖力地吸允起来。

温暖的奶水充满了口腔, 顺着食道缓缓流进了胃里,一种满足感瞬间升腾了上来。 Benjamin咧开嘴笑了, 甚至咯咯地笑出了声儿~

忽然,脸上带酒窝的他意识到,一笑, 嘴巴这么一张, 乳头就滑落出去了。

这可不行。 于是, 用力一吸, 他将乳头又吸回到了嘴巴里。

接着, Benjamin又卖力地, 嘿哟嘿哟吸允起来了~

这样的事儿每天都要上演好几回,让我觉得Benjamin很像 Ice Age 里追橡子的小松鼠, 有种咖啡因摄入多了的亢奋劲儿和与生俱来、自己却一点儿也没意识到的搞笑幽默~

哦, 我可爱的小松鼠~

(记于Benjamin满月)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Giraffe? Elefant?

昨天吃晚饭时,Felix突然问我 “ 你给你肚子里的Baby Kugel 起名字了吗?”

我很吃惊他会问出这么“深奥”的问题,不过还是镇定回答 “没有。”

Felix问 “ 为什么?”

我答 “ 因为我们还不知道肚子里是个男孩,还是女孩。不过, 这周五我有个医生预约,医生会给我的肚子做检查,然后我们就知道Baby的性别了。”

看着Felix思考的模样,我问他 “ 如果是个小女孩,你对起名字有什么好建议吗?”

Felix答 “ Giraffe!” (长颈鹿)

我说 “ 你已经有Giraffe了,而且经常寸手不离。你想个新名字吧。”

Felix 考虑了一下说 “叫 Elefant!” (大象)

我 “ 哦, 那如果是个男孩儿,你想叫他什么呢?”

Felix想了想, 回答 “ Elefant!”

我问“ 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你都想叫 Elefant?”

Felix答 ”对!”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大杂烩

晚饭没怎么吃的Felix,睡前牙刷了一半,说肚子饿了,又跑到客厅来接着吃他的晚餐。

他先是将之前剩的半块梨放到玻璃杯里,拿着勺子往上浇他的鱼片粥,然后冲着杯子看了一会儿,似乎不满意,又跑到桌子另一边抓了把葡萄,跑回来挨个放进杯子里。接着就是不停地搅啊搅,完后再很香地吃下去。 期间还不停地往返桌子两边,取葡萄,添鱼片粥。

看得一旁打字的我,目瞪口呆,有要吐的冲动~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长大以后做什么

昨天晚上刷牙的时候, Felix跟我说, 等他长大以后,要买很多很多的票。

我问他买什么票?

他答,他要买去动物园的票,去儿童博物馆的票,去植物园的票,一张票给妈妈,一张票给爸爸,一张票给他自己。

我说, 买这么多票是需要很多钱的,那你得好好工作努力挣钱喏。 你以后想做什么样的工作呢? 是想像你的儿科医生那样当个医生给人看病, 还是像你的幼儿园老师那样和小朋友一起玩, 还是想像爸爸那样编程做研究?

“Ein Frosh!” ( 一只青蛙!) 小家伙毫不犹豫,即刻答道。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1. Advent, erster Spekulatius

IMG_8174

过去两年一直觉得自己是过客,想着折腾两年还不就又不知道要搬到哪里去了,Advent自动忽略。

今年突然就不想含糊了。 虽然老狼工作去留未决,但人心累了,需要安慰。

好吧,那我们就来认真过节。

IKEA的蜡烛,Felix散步捡的的松球,微波炉烤干的橘片,咱们自己营造温暖而熟悉的氛围。

和Felix小朋友讲了, 今天点一根蜡烛,下周日点两根,下下周日点三根,以此类推下下下周日就可以四根蜡烛都点上了, 再然后圣诞节就到了。 小家伙听到圣诞节很激动,高兴得直ja. 不过前面那一长段话估计他没听明白。 才不一会儿, 小家伙就跑来要求再点一根。 我们只好又解释一遍, 幸好这次他明白了。

关于给不给小家伙吃Spekulatius,我们两大人之前有讨论。 最终决定给他尝尝,但限制只有两块。老狼对小家伙的忍耐力及执行力表示怀疑。

饼干一端上桌,小家伙满脸惊讶的表情。 低头闻了一下, 说“饼干! 可以吃吗?”

老狼打趣“不能吃,只是用来看的。”

小家伙用手掰了一块看看,说“可以吃的!” 接着就放嘴里了。确定不是Salzteig,感叹“啊, 真好吃啊~”

老狼马上讲规则,每周日点蜡烛的时候才可以吃,每次只能吃两块,如果吃完了还想要就只能等到下周日了, 云云。

明显地感觉小家伙吃饼干速度降下来了, 是要珍惜慢慢品尝吗?

尝了刚买的Kräutertee,讨论了每人饼干的不同图案,小家伙饼干渐渐吃完了。 我们开始担心他的反应。

谁知, 他平静地看着我盘子里还没吃完的饼干, 跟我说“妈妈, 你要把你的饼干吃完~” 然后爬下椅子自己玩去了。

这是饼干不合口味呢, 还是太能坚守游戏规则了?

不管怎么说,这是我们在美国第一次过Advent,也是小家伙第一次过Advent 第一次吃Spekulatius。 权当记录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Happy Halloween!

IMG_7864(Felix手作)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坐飞机,扔飞机?

Independence Day 一大早送Opa,Oma去机场。

看他们进安检后,给Felix小朋友解释,Opa,Oma去度假。他们先坐飞机到Miami,在那儿玩几天,然后乘船游加勒比海,2星期后回来就又可以和他玩了。

Felix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一挥胳膊,说Opa,Oma度假,扔飞机。

感情小家伙只见过飞机在天上飞,和他爸扔过飞机模型,但不知道飞机是可以乘坐的~

按他的理论, 天空中的飞机都是大力士扔上去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