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jamin 喝奶趣事二则

IMG_2891_1

半夜睡意朦胧中, 听见Benjamin特有的饥饿信号”乌鸦叫”。

我一骨碌爬起来,上厕所、洗手、喝水,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喂奶啦。

冲到Benjamin床前一看~ 嗨, 这家伙又香甜地睡着了,留我一人醒着。

真拿这个小怪兽没有办法啊~

因饥饿哭喊了好一阵儿的Benjamin终于被抱到温暖的怀里,离梦寐以求的乳房一厘米远。

他激动地左右晃动脑袋,以精确测量乳头的位置。

终于, 瞅准了目标,他张大嘴巴, 一口咬下去。 Bingo! 完成了与乳房的连接!

可咂吧了几下嘴巴,没有奶流出来,Benjamin伤心地哭了。

刚哭没两秒钟, 啊~ 香甜的乳汁流了出来,他赶紧止住哭涕,“嘿哟嘿哟”卖力地吸允起来。

温暖的奶水充满了口腔, 顺着食道缓缓流进了胃里,一种满足感瞬间升腾了上来。 Benjamin咧开嘴笑了, 甚至咯咯地笑出了声儿~

忽然,脸上带酒窝的他意识到,一笑, 嘴巴这么一张, 乳头就滑落出去了。

这可不行。 于是, 用力一吸, 他将乳头又吸回到了嘴巴里。

接着, Benjamin又卖力地, 嘿哟嘿哟吸允起来了~

这样的事儿每天都要上演好几回,让我觉得Benjamin很像 Ice Age 里追橡子的小松鼠, 有种咖啡因摄入多了的亢奋劲儿和与生俱来、自己却一点儿也没意识到的搞笑幽默~

哦, 我可爱的小松鼠~

(记于Benjamin满月)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Giraffe? Elefant?

昨天吃晚饭时,Felix突然问我 “ 你给你肚子里的Baby Kugel 起名字了吗?”

我很吃惊他会问出这么“深奥”的问题,不过还是镇定回答 “没有。”

Felix问 “ 为什么?”

我答 “ 因为我们还不知道肚子里是个男孩,还是女孩。不过, 这周五我有个医生预约,医生会给我的肚子做检查,然后我们就知道Baby的性别了。”

看着Felix思考的模样,我问他 “ 如果是个小女孩,你对起名字有什么好建议吗?”

Felix答 “ Giraffe!” (长颈鹿)

我说 “ 你已经有Giraffe了,而且经常寸手不离。你想个新名字吧。”

Felix 考虑了一下说 “叫 Elefant!” (大象)

我 “ 哦, 那如果是个男孩儿,你想叫他什么呢?”

Felix想了想, 回答 “ Elefant!”

我问“ 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你都想叫 Elefant?”

Felix答 ”对!”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大杂烩

晚饭没怎么吃的Felix,睡前牙刷了一半,说肚子饿了,又跑到客厅来接着吃他的晚餐。

他先是将之前剩的半块梨放到玻璃杯里,拿着勺子往上浇他的鱼片粥,然后冲着杯子看了一会儿,似乎不满意,又跑到桌子另一边抓了把葡萄,跑回来挨个放进杯子里。接着就是不停地搅啊搅,完后再很香地吃下去。 期间还不停地往返桌子两边,取葡萄,添鱼片粥。

看得一旁打字的我,目瞪口呆,有要吐的冲动~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长大以后做什么

昨天晚上刷牙的时候, Felix跟我说, 等他长大以后,要买很多很多的票。

我问他买什么票?

他答,他要买去动物园的票,去儿童博物馆的票,去植物园的票,一张票给妈妈,一张票给爸爸,一张票给他自己。

我说, 买这么多票是需要很多钱的,那你得好好工作努力挣钱喏。 你以后想做什么样的工作呢? 是想像你的儿科医生那样当个医生给人看病, 还是像你的幼儿园老师那样和小朋友一起玩, 还是想像爸爸那样编程做研究?

“Ein Frosh!” ( 一只青蛙!) 小家伙毫不犹豫,即刻答道。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1. Advent, erster Spekulatius

IMG_8174

过去两年一直觉得自己是过客,想着折腾两年还不就又不知道要搬到哪里去了,Advent自动忽略。

今年突然就不想含糊了。 虽然老狼工作去留未决,但人心累了,需要安慰。

好吧,那我们就来认真过节。

IKEA的蜡烛,Felix散步捡的的松球,微波炉烤干的橘片,咱们自己营造温暖而熟悉的氛围。

和Felix小朋友讲了, 今天点一根蜡烛,下周日点两根,下下周日点三根,以此类推下下下周日就可以四根蜡烛都点上了, 再然后圣诞节就到了。 小家伙听到圣诞节很激动,高兴得直ja. 不过前面那一长段话估计他没听明白。 才不一会儿, 小家伙就跑来要求再点一根。 我们只好又解释一遍, 幸好这次他明白了。

关于给不给小家伙吃Spekulatius,我们两大人之前有讨论。 最终决定给他尝尝,但限制只有两块。老狼对小家伙的忍耐力及执行力表示怀疑。

饼干一端上桌,小家伙满脸惊讶的表情。 低头闻了一下, 说“饼干! 可以吃吗?”

老狼打趣“不能吃,只是用来看的。”

小家伙用手掰了一块看看,说“可以吃的!” 接着就放嘴里了。确定不是Salzteig,感叹“啊, 真好吃啊~”

老狼马上讲规则,每周日点蜡烛的时候才可以吃,每次只能吃两块,如果吃完了还想要就只能等到下周日了, 云云。

明显地感觉小家伙吃饼干速度降下来了, 是要珍惜慢慢品尝吗?

尝了刚买的Kräutertee,讨论了每人饼干的不同图案,小家伙饼干渐渐吃完了。 我们开始担心他的反应。

谁知, 他平静地看着我盘子里还没吃完的饼干, 跟我说“妈妈, 你要把你的饼干吃完~” 然后爬下椅子自己玩去了。

这是饼干不合口味呢, 还是太能坚守游戏规则了?

不管怎么说,这是我们在美国第一次过Advent,也是小家伙第一次过Advent 第一次吃Spekulatius。 权当记录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Happy Halloween!

IMG_7864(Felix手作)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坐飞机,扔飞机?

Independence Day 一大早送Opa,Oma去机场。

看他们进安检后,给Felix小朋友解释,Opa,Oma去度假。他们先坐飞机到Miami,在那儿玩几天,然后乘船游加勒比海,2星期后回来就又可以和他玩了。

Felix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一挥胳膊,说Opa,Oma度假,扔飞机。

感情小家伙只见过飞机在天上飞,和他爸扔过飞机模型,但不知道飞机是可以乘坐的~

按他的理论, 天空中的飞机都是大力士扔上去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春天到了

IMG_5562

或许, 夏天也已经来了.

这儿的春天总是很短, 上周二还下雪, 这两天出门已经恨不得短裤短衫了.

图为在迷宫里玩石头的小家伙. 能不能走出迷宫, 怎么走出去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好吧, 那就抓住这美好的季节, 尽情玩耍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复活节快乐!

IMG_5485小家伙上午参加Egg Hunt 捡了八个鸡蛋,晚上在家又画了三个鸡蛋,不晓得他对复活节的印象会不会很深哩~

下午他自己嘟囔着要向兔子先生要礼物,我们今天遇到两位Mr. Bunny!

IMG_5520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一条腿的邻居

周六上午我们一家去小区健身房做运动。

说是健身房, 实际上就是leasing house里辟出两个房间, 一个里面放了些跑步机,滑步机和自行车, 一个房间里摆了些塑身器材, 供住户使用。

我们先是在第一个房间里做热身运动。 我跑步, 老狼带着Felix骑自行车。Felix站在自行车主杆上,按键盘上各种按钮然后看显示器上灯光闪烁, 很开心。

十分钟后, 我们转到第二个房间做塑身运动。不像第一个房间人总是满满的,这儿通常很冷清。这次只有我们一家三口。 Felix因为经常和老狼来, 对这儿很熟悉。 所以我们做运动, 他在一边自娱自乐。

过了一会儿,老狼突然想起,他把包落在之前的房间里了, 要去取。这时进来一个残疾人, 拄着两根拐杖, 一条腿高位截肢。一般碰到这种情况, 我顶多和对方点头打个招呼, 然后会尽可能少注视对方,避免对方不自在。但是这回我忘了有个小家伙在身边。

我估摸着, Felix可能在对方刚进门那一霎那就意识到这个人是多么的与众不同。先是这个人走动时金属拐杖敲击地面发出的声音, 然后他往前移动时奇怪的姿势, 最后对他来说可能最可怕的就是--这个人只有一条腿。试想一下, 一个21月大六十多厘米高的小孩, 近距离仰视一个一米八多的肌肉男,关键是这个男的只有一条腿站在地上, 短裤另一边随着他的移动飘啊飘, 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Felix之前只见过智障,还有身体行动不便坐着电动轮椅的人,身体部分残缺的人, 这是第一回见。

他先是随着这个人得靠近, 下意识地一点一点往后退。 他忘了自己站在一个机械旁边, 后退使他后脑勺撞到金属杆上。 实际上只是轻轻一碰, 但这一碰似乎加剧了他的恐惧。Felix突然失控一般, 一边大哭一边追正要出门拿包的老狼。实际上,当时Felix就站在我旁边, 离我不到15厘米。但他似乎忘了我的存在, 决定去追要离开的老狼, 抓救命稻草一般夺门而逃。也许只有远离那个奇怪的人他才会感到安全。

老狼只好抱着他一起去之前的房间取包, 然后回来又跟他说, 这个人是我们的邻居, 和爸爸妈妈一样, 他也来做运动。在老狼臂弯里待了十多分钟后Felix才慢慢平静下来。这之后虽然他不需要抱了, 但是老狼走哪儿他跟哪儿, 绝不离老狼半步。事后老狼说, 虽然他知道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第一次见残疾人感觉很恐怖, 但他还是为那个人感到难过, 怕Felix伤了他的心。

这种情况大概持续了二十多分钟。 随着老狼用不同机械锻炼身体的不同部位, 有时做了几组不同运动后还要再返回之前的机械重复那组运动, Felix也跟着老狼离那个残疾人一会近一会远。 终于慢慢的, Felix放松了警惕, 不再跟着老狼跑, 而是到他的小背包那儿把他的水瓶取出来, 拧开瓶盖喝水了。喝完水, Felix似乎发现一个人行动没啥危险, 于是小心翼翼地开始继续之前的自娱自乐活动, 照照镜子, 摸摸这个机器, 再跑到另一个机器上找个安全又舒服的位置爬爬或者坐坐。 但他始终和我们的邻居保持一定距离。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们运动结束。老狼先自己穿大衣, 再从包里取出小衣服要给Felix套, 而我因为怕冷不想光腿在外面冰天雪地里穿行, 所以得去卫生间套长裤。 等我回来一看, 咦, Felix大衣没穿, 倒是把他的玩具小火车从背包里掏出来, 和我们的邻居玩起来了。先是一不小心, 玩具火车滑到了邻居那边。 Felix不想过去取, 又不想弃小火车于不顾, 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邻居突然朝Felix笑了笑, 然后把小火车给推了回来。Felix看看他,又看看小火车,似乎想了一会儿, 然后把小火车往邻居那儿推了过去, 对方依然笑着又把火车推了回来。这下一来, Felix不害怕了。 小火车在Felix和邻居之间开了好几个来回, 直到老狼坚持让Felix穿衣服这才停下来。 穿好衣服收拾好背包, 我们和邻居拜拜, 我问Felix他想和对方拜拜吗。 对方挥手眼里带着笑和Felix告别, Felix弱弱的说了声拜拜。

回家后的这两天, Felix有时会突然跟我说, 我们的邻居, 一条腿。 我说, 对, 我们的一条腿邻居, 他人很好。

我很高兴Felix慢慢接触到, 原来世界上有些人看起来和大部分人不太一样, 但他们同样善良友好。我很感激我们的这个邻居, 给了Felix这样一个机会。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