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5

散步

午夜,我看书觉得很闷,披了件大衣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可是几分钟后又回来了,因为很黑,我害怕,不敢走太远。我突然觉得孤独,我想起了他。 去年,也是这个时候,考DEP前,我要他陪我散步,在夜里12点。我穿着和今天同样的衣服走在前头,他在后面跟着。我拖了鞋光脚在学校后面山坡的草坪上走了个遍,摘了一大把花草,没有尽兴,然后又转到树林里,穿上鞋,继续往里钻, 他骂我crazy。 那天我们一直走到两点,当时并没有觉得黑,倒是听着后面他跟着的脚步声,很踏实,一个劲的在前面跑。 后来回家睡了不到一小时,我突然跳起来,开灯解题,因为一个想了几天不会的问题睡梦中竟然解开了。灯光持续到5点。 之后他听说我考顺利,送我一瓶葡萄酒。我窃笑,知道那是我半夜的反常行为打扰他睡觉了。 今年。。。想半夜爬山坡看样子是不可能了,葡萄酒也许可以从朋友那儿得到。 有时也会想以前的日子,有时在房间里还会发现他曾经留下的痕迹。   几天前他打电话希望我回去,可是过去的就过去了,回不去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老爸的信

收到老爸一封信,说周六他要出发,先去西藏,回来时走成都,顺带爬一下峨眉山,看看乐山大佛,全程十天左右。附件了填了几张他在网上粘贴下来的图片(我贴在相册里了) 看来看去,除了羡慕外,我纳闷~~怎么老爸比我要年轻啊,如此的热爱生活。相比之下,我像个老太太似的,呆在德国死气沉沉的,生活一点波澜都没有~~~ 不行,有必要改一下生活方式,向老爸学习! **************************************************** 小时候爱看童话,总觉得世界是五彩缤纷的。 长大以后,有很多事情羁绊着,没时间去观察幻想,久而久之,对世界的概念就像放久了的照片,退色,变为黑白甚至还微微泛黄。人也就懒了,慢慢习惯了--没有色彩。 幸好有老爸,不时用他对生活的热情以及出于作家这个职业而具有的超完美主义及理想主义的“疯狂”提醒我,告诉我从不同的角度去观察问题,感染我学会热爱生活。 曾有过夜深人静的时候开窗深呼吸吗,老爸常给我这种感觉。 我很感激老爸,同时觉得做老爸的女儿真的很幸运!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一句话

刚才在电影里听到一句话,有必要记一下: 如果你不坚定,你将一无所有。 坚定--这正是我缺少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今天琐事儿

下水管道堵塞了,刷两个碗居然要分三次,因为水下的太慢。 痛定死痛后,开始疏通--先将下午买的优质品牌 Drano Duo Power 顺着管道一股脑的倒了下去,苦等一个小时,然后用热水冲,没有效果~~ 拿来揣子拥了半天,依然没用~~ 吸尘器隆重登场!可惜功力太小。。。 哎,看来想不麻烦Hausmeister是不可能了,举白旗投降,明天还是乖乖贴条吧! *************************************** Seminar做报告的人没有来,我早早的就回家了。 *************************************** 考虑到还有不满一周的时间就去考数学,决定给自己好好补一补,毕竟粮食最重要,民以食为天!何况还有考试要和教授面谈哩~~上街晃悠了一圈回来后,将冰箱塞的满满的,零食也摆了一桌,看着心里很踏实。这下似乎没有不看书的理由了,好,开始看书!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想。。。

我想把自己变成秋天最后一串葡萄儿,在风中轻轻摇摆,散发出紫色的芬芳。。。 我想养只猫咪,这样看书打盹的时候,它会舔我的脚丫儿。。。 我想。。。 我还想。。。   恩,不想了,还是温书先考完数学再说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