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nabrück 31.08.05

早上被电话叫醒。Kumpel问想出去玩吗,Osnabrück ?我说11点之后还来得及的话我就跟着一起去,我10点钟还有Termin。Kumpel说没问题,11点去你那儿。
搁下电话,门铃响。是Deutsch Post, 我定的打印机到了,呵呵,昨天中午网上刚定的,真快。拖到自己屋里,开箱接线。终于可以淘汰我的老打印机了,做一个广告“Drucker sucht ein neues Zuhause"打印出来,待会可以贴在门口。
10点,Novieta准时到来,各自zeigen 了负责的部分之后,觉得还是需要修改,又约了下周的Termin,争取尽快做出来。接下来的时间大家就天南海北的瞎聊。从她那儿我才得知,印度尼西亚的学生在学校要学三种语言,印度尼西亚语,方言,和英语,上高中后可以在德、法、英、日、中五门语言中任选一门语言学习。其中方言有很多种,而且即使在很很小德区域方言也会存在很大的不同。Novita打了个比方,比如从Bielefeld 到 Herford 方言就会有很大的区别。一般印度尼西亚人初次见面先问各自是从哪儿来的,如果属于同一地区,就必须说方言。而方言又分为三级。第一级是和国王贵族说话是用的,第二级用于和父母长辈对话,第三级用于和朋友小辈之间。Novieta说她只会后两级,第一级太难了。她还说现在一些大城市的学校已经不再教方言了,她认为这样不好,因为人们会慢慢将Kultur丢掉。这让我想起中国的56个民族,呵呵,我们已经将很多文化传统都丢掉了。
Novieta刚走,Kumpel就来了,让人觉得这就像是有人早早预谋好的,ABC连接的这么好。向Osnabrück出发。
我们并没怎么逛街,走到教堂边的一个小广场时,有人在那儿弹吉他唱歌,阳光很好,有微风吹着,心情舒畅,两个人就干脆坐在路边的木头凳上聊天,看过往行人来来去去,还不时逗逗边上的小孩,很是休闲自在。这在自己的城市是没有的,因为老是会碰到熟人,所以去市中心总是匆匆的路过,办事。呵呵,现在越来越喜欢去陌生的城市,看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人来来去去,不知道这种心态好不好。想起安妮宝贝,不过我可不想变得像她书中写的那么颓废。
傍晚有德国政党在演讲,试图在群众中拉选票。边上有很多警察保镖,帅帅的。
我不关心政治,所以和Kumpel两人一路晃着找吃的填饱肚皮。先后吃了几个面包圈,N个小熊糖,一盘沙拉,两个ice,呵呵。
天黑的时候,返回车站,那里有个水会慢慢益处来的水池,很喜欢,于是伸手想感受水的冰凉。结果挂在衣服上的墨镜掉了下去,哇,我大叫了一声。立马跑过来两个学生,主动要帮我捞眼眼镜。我说不用了,算了吧,就让在呆在里面好了,结果那两个人说着就卷裤管准备下水,吓了我一跳。原来他们也是从其它城市来玩的,在边上喝咖啡等车的时候,就打赌要下水看看池里有没有硬币,正好看见我把墨镜掉了下去,就过来顺便帮忙。水还是挺深的,没过膝盖。为了感谢他们,我给他们照了张像留作纪念,等回家后email发给他们。
好啦,我的一天…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