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6

胡思乱想

冬天回家的时候曾在书店里看到过《狼图腾》,当时翻了两页,觉得语言不美,就没买,将它又放回了畅销书那一栏。 半年之后,听老爸说他正在读,而且评价不错,作者对民族的传统文化研究的很仔细。 正好我这儿刚把考试延期了,需要其他一些东西来缓解考试综合症,于是顺手在网上找到了在线阅读版,读了前面两章。   一个民族有一个民族的历史渊源、文化传统,小学六年级看《尘埃落定》里神秘的法师们各占一山头念咒比法的时候就对西藏产生了无限向往,总想去看一看(虽然哪天真去了可能会很失望,听说已经被汉化的很厉害了,尤其今年夏天又通了铁路)。所以当看到书里描述草原蒙古人敬狼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惊讶。   晚上和W.电话里聊天,谈到了这本书,谈到蒙古人为什么把狼当神灵敬而不猎狼,为什么成吉思汗当年能将战场一直延伸到欧洲,按着书里的推论,他们很多战略都是从狼身上学到的。比如狼宁愿趴一天一夜,就是为等待一个最佳狩猎时机。说到这里,W.开始打杈了,因为肌肉组织不同嘛,豹和老虎爆发力好,却只能在短时间内狩猎,狼就不同了,他可以一直等待或者狩猎直到体力不支为止。   恩,无语。一边是信仰,一边是科学。   然后出去泡茶,想起书里一个人物毕利格老人的话,如果大量猎狼,没有狼的看护,就会有大量的野黄羊来草场吃草,在冬天大雪封路的时候,如果所剩不多的草场都被野黄羊糟蹋了,那么人畜就只能饿死。这不就是生物链吗?蒙古人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有了生物链的意识。   然后想到了前一段时间看的记录片,两个美国学者去非洲一个原始部落,按着当地的方式生活了两个月。象干人是这个部落给自己起的名称,以打猎和种玉米为生。女学者和部落里的女人、孩子们一样,种玉米、采草药、为部落汲水、洗衣服、做饭等,而男学者则要跟着部落里的其他男子学习射箭并一起出去狩猎寻找食物。   在这两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一个女孩被眼镜蛇的蛇毒喷到了眼睛,另一个成了鳄鱼的晚餐,男人们辛辛苦苦打来的野猪却被一群狮子抢走,并被围困在树上很久…但是象干人并没有气愤、怨恨,他们认为既然能够经常猎取或者从其他动物口下抢到到食物,那么就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他们把自己真诚得当作自然的一部分,平和得接纳自然给予得一切,所得与所失。   这让我很震撼,这些不是生活哲理吗?我们现代人常为失去或得不到一些东西,而烦躁痛苦,可是很少想自己究竟付出了多少,是否就应该得到。而且我们现代人常将自己从自然中孤立出来,举着“我们最强大”的牌子逆着自然规律而行,导致环境污染严重,森林面积大量减少,物种频繁灭绝,资源紧缺,全球温室化…更不用说那些战争了。这一切是不是我们所谓强大之后把远古祖辈流传的生活哲理摈弃掉的后果?   另外丛林里处处险象环生,每一次象干人都用他们祖辈留下的知识将问题化解。学者在记录片的最后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这些千百年流传下来的丰富的丛林知识库正在减少并慢慢消失。每年世界救援组织、饥饿救援组织、各种基金会都要将上千万的美金投在非洲,即便如此,在这块世界上生态资源最丰富的土地上还是有大量的人因饥饿死亡。也许我们应该思考,以一种所谓“先进”的文明代替另一种文明所付出的代价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换了个背景

换了个背景, 然后一切都陌生了 我想 我是习惯了以前海底生物塑造的神秘氛围 这有点像 一直生长在阴暗处的植物 突然见光   感觉很刺眼 将屏幕亮度调低些 再次审视我的blog 有一种预感 从此我的叙述要开始变得平淡了   上午从Töpel的办公室考完出来 没什么太大的心理变化 得到了应该得的 不多也不少 这样很好   看老爸blog上写的一段 "享受孤独"   十几岁的时候 参经一度孤独 也许时间久了吧 现在习惯了 不再试图寻找 能理解的人 相反  为自己留一些空间 因为  我知道 我很特别   学会尊重别人 学会给互相留些空间 就像W.睁大眼睛说 "谁是normal的? 什么样才叫normal?"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