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6

涂鸦

有一个礼拜没给家里打电话了,半夜打开老爸的博客,想看看他最近在忙些什么。 这有点像偷窥,悄悄把脑袋伸到人家家的窗口,看看里面的人在做啥。   不同的是,看博客不犯法。 博客的主人丝毫不会恼火,甚至还很欢迎你来看。 这是本质区别~   然后就看到了一段新上的文字和红红绿绿的几张涂鸦   再然后就想到了高中那时候被逼着当宣传委员,没事就得出板报 文艺,并不是我的特长 或者说唱歌、跳舞、朗诵、出板报之类的,我不感兴趣 但是无奈在老妈播音加主持人的光环下 一年又一年的班主任,总是想当然的认为我在这方面会有所为 所以也就想当然的将宣传委员的光荣称号授予了我 当然,再之后就是想当然的每年文艺奖章都没有我们班的份 即使得到了也肯定不会是因为我的功劳   其实,我只是喜欢读读纯文学小说 这和文艺委员的工作范围是丝毫没关系的 那是个需要与人交流的工作 而我是个性情古怪的人 话不投机半句多 所以我从不感谢班主任给了我一个当班干部的机会 相反总是因为这么一个委员的名字 时刻觉得别扭   不过既然已经被任命了 那该干的活儿还是得干的 佛曰: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这句话就是那时候跟老爸学来的 足以表达我当时的心情   所以板报,作为宣传委员的重要工作之一,是定期要出的 可是我丝毫没有兴趣 我从不认为在那几平米的地方 能创造出什么价值 在我看来 那只是一堆空地 我必须想办法填满它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

语言 一首诗

下午电话聊天,老爸说他开始变老,眼睛有些花,看书不再像以前那么快了,只能缓缓的读。 每天读那么一点,每天读那么一点,将品味的时间拉长,这个过程很美。 而且当看到桌子上还有这么几本没看过的书摆在那儿的时候,心里挺乐。 我想到小时候,那时还住在A-5楼,冬天会在厨房里生个煤炉取暖。 经常是这样,傍晚,昏黄的灯光,老爸胳肢窝里夹本小说在炉边烧白菜汤,那时候到了冬天似乎除了白菜还是白菜… 打断,老爸说它刚买了两本书:《虚土》和《空山》 我电话这边顺手查了一下,两本书网上都有,呵呵,偷乐,添在收藏夹里。 每次总能从老爸那儿得到点新书信息。   半夜无聊,翻出刘亮程的《虚土》,看了个开头:我居住的村庄    “我居住的村庄,一片土梁上零乱的房屋,所有窗户向南,烟囱口朝天。麦子熟了头向西,葵花老了头朝东,人死了埋在南梁,脚朝北,远远伸向自家的房门,伸到烧热的土炕上,伸进家人捂暖的被窝。      一场一场的风在梁上停住。所有雨水绕开村子,避开房顶和路。雨只下在四周的戈壁。下在抽穗的苞谷田。      白天每个孩子头顶有一朵云,夜晚有一颗星星。每颗星星引领一个人,它们在天上分配完我们,谁都没有剩下。至少有七八颗星照在一户人家的房顶。被一颗星孤照的是韩三家的房顶。有时我们家房顶草垛上也孤悬着一颗星星,那样的夜晚,母亲一个人在屋里,父亲在远处穿过一座又一座别人的村庄,他的儿女在各自的黑暗中,悄无声息,做着别人不知道的梦。"   呵呵,在这里不得引用一下,语言太美了,简直就是首诗,想象力极丰富的诗。 不管他写的究竟是不是小说,因为它的表达方式看上去可能更像是散文。 只是,用这样美的语言、诗一般的语言,能写出二十来万字, 够我们好好欣赏一阵的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Kopp in Wien

考试延期 ”_”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_^

明天考试顺利!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