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一首诗

下午电话聊天,老爸说他开始变老,眼睛有些花,看书不再像以前那么快了,只能缓缓的读。
每天读那么一点,每天读那么一点,将品味的时间拉长,这个过程很美。
而且当看到桌子上还有这么几本没看过的书摆在那儿的时候,心里挺乐。
我想到小时候,那时还住在A-5楼,冬天会在厨房里生个煤炉取暖。
经常是这样,傍晚,昏黄的灯光,老爸胳肢窝里夹本小说在炉边烧白菜汤,那时候到了冬天似乎除了白菜还是白菜…
打断,老爸说它刚买了两本书:《虚土》和《空山》
我电话这边顺手查了一下,两本书网上都有,呵呵,偷乐,添在收藏夹里。
每次总能从老爸那儿得到点新书信息。
 
半夜无聊,翻出刘亮程的《虚土》,看了个开头:我居住的村庄
   “我居住的村庄,一片土梁上零乱的房屋,所有窗户向南,烟囱口朝天。麦子熟了头向西,葵花老了头朝东,人死了埋在南梁,脚朝北,远远伸向自家的房门,伸到烧热的土炕上,伸进家人捂暖的被窝。
     一场一场的风在梁上停住。所有雨水绕开村子,避开房顶和路。雨只下在四周的戈壁。下在抽穗的苞谷田。
     白天每个孩子头顶有一朵云,夜晚有一颗星星。每颗星星引领一个人,它们在天上分配完我们,谁都没有剩下。至少有七八颗星照在一户人家的房顶。被一颗星孤照的是韩三家的房顶。有时我们家房顶草垛上也孤悬着一颗星星,那样的夜晚,母亲一个人在屋里,父亲在远处穿过一座又一座别人的村庄,他的儿女在各自的黑暗中,悄无声息,做着别人不知道的梦。"
 
呵呵,在这里不得引用一下,语言太美了,简直就是首诗,想象力极丰富的诗。
不管他写的究竟是不是小说,因为它的表达方式看上去可能更像是散文。
只是,用这样美的语言、诗一般的语言,能写出二十来万字,
够我们好好欣赏一阵的了~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Response to 语言 一首诗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