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8

医生说

医生说, 爷爷只有二三个月的时间了.    然后我这边脑子里哪根筋被狠激了一下, 以前说过的话, 一些场景全都一股脑跳出来.   我和老畅小的时候, 爷爷经常吃完饭后和我们说, 吃饱饭不想家. 爷爷七八岁的时候离开了家,和他的弟弟一起讨饭流浪, 他的弟弟中途死了. 而他两年后终于找到了部队, 找到了他在部队里当裁缝的爸爸, 这才跟着部队南征北战开始打江山.  爷爷以前经常说这句话给自己听, 我猜他很想他的老家 他早早去世的妈妈. 当然爷爷那时候可能也不会想到, 若干年后, 我和老畅会跑这么远, 一个在德国, 一个在新加坡, 时不时地也念叨着, 吃饱饭不想家.   印象很深的是夏天奶奶家的大吊扇, 呼呼的转着 我们小孩子在下面玩, 爷爷会拿个大蒲扇, 端个小马扎过来 一边扇蒲扇,一边给我们讲他战争的故事 讲他小时候如何讨饭流浪 讲他打过的那些个仗 讲他受过的伤, 讲炮弹的残片至今还留在他的哪个哪个部位   一开始听还是满有意思的 不过听多了, 小孩子就觉得没劲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