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未分类

春天到了

或许, 夏天也已经来了. 这儿的春天总是很短, 上周二还下雪, 这两天出门已经恨不得短裤短衫了. 图为在迷宫里玩石头的小家伙. 能不能走出迷宫, 怎么走出去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好吧, 那就抓住这美好的季节, 尽情玩耍吧!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复活节快乐!

小家伙上午参加Egg Hunt 捡了八个鸡蛋,晚上在家又画了三个鸡蛋,不晓得他对复活节的印象会不会很深哩~ 下午他自己嘟囔着要向兔子先生要礼物,我们今天遇到两位Mr. Bunny!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一条腿的邻居

周六上午我们一家去小区健身房做运动。 说是健身房, 实际上就是leasing house里辟出两个房间, 一个里面放了些跑步机,滑步机和自行车, 一个房间里摆了些塑身器材, 供住户使用。 我们先是在第一个房间里做热身运动。 我跑步, 老狼带着Felix骑自行车。Felix站在自行车主杆上,按键盘上各种按钮然后看显示器上灯光闪烁, 很开心。 十分钟后, 我们转到第二个房间做塑身运动。不像第一个房间人总是满满的,这儿通常很冷清。这次只有我们一家三口。 Felix因为经常和老狼来, 对这儿很熟悉。 所以我们做运动, 他在一边自娱自乐。 过了一会儿,老狼突然想起,他把包落在之前的房间里了, 要去取。这时进来一个残疾人, 拄着两根拐杖, 一条腿高位截肢。一般碰到这种情况, 我顶多和对方点头打个招呼, 然后会尽可能少注视对方,避免对方不自在。但是这回我忘了有个小家伙在身边。 我估摸着, Felix可能在对方刚进门那一霎那就意识到这个人是多么的与众不同。先是这个人走动时金属拐杖敲击地面发出的声音, 然后他往前移动时奇怪的姿势, 最后对他来说可能最可怕的就是--这个人只有一条腿。试想一下, 一个21月大六十多厘米高的小孩, 近距离仰视一个一米八多的肌肉男,关键是这个男的只有一条腿站在地上, 短裤另一边随着他的移动飘啊飘, 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Felix之前只见过智障,还有身体行动不便坐着电动轮椅的人,身体部分残缺的人, 这是第一回见。 他先是随着这个人得靠近, 下意识地一点一点往后退。 他忘了自己站在一个机械旁边, 后退使他后脑勺撞到金属杆上。 实际上只是轻轻一碰, 但这一碰似乎加剧了他的恐惧。Felix突然失控一般, 一边大哭一边追正要出门拿包的老狼。实际上,当时Felix就站在我旁边,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讲故事

昨天等晚饭的时候, 老狼给Felix读书讲故事, 情节大致是这样: 老鼠Lewis在大树下建了个窝, 他在里面存满了树叶干草和坚果准备过冬。 一个晚上, 他看着自己的窝说, 我的窝很温暖, 我的窝很舒服, 可是好像缺了什么。 这时候他听到外面有挠抓树干和跺脚的声音。 Lewis很害怕, 他想是猫头鹰吗? 他把门开了一条缝往外看, 可什么也没看到。 正准备睡觉, 外面又响起了恐怖的声音。 Lewis想是猫吗?他小心往门外瞧, 还是什么也没看到。 知道自己一时半会睡不着, Lewis干脆烧了壶茶。 刚要喝, 外面声音又响起来了。 Lewis这次提着灯出去看究竟是谁。 在树干的另一边, Lewis遇到一个灰老鼠, 她叫Joy,声音是她发出来的, 她正在打洞建窝呢。 Lewis请Joy到家里喝茶, Joy带来了自己烤的面包。 喝着茶的Joy环视Lewis的窝说, 你的窝很温暖, 你的窝很舒适。 手里拿着面包的Lewis说,我的窝以前缺了某样东西, 现在我的窝完整了。 故事讲完, 老狼问Felix, 之前Lewis的窝里缺了什么啊? Felix答, 面包!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不会往脚上套靴子, 怎么办?

没关系,  咱有招儿~ 咱站起来把脚儿往靴里塞… (抱歉, 小家伙, 拍了你裹尿片的大屁股. 可是我真得很欣赏你这努力尝试的劲头儿!)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No, Mama!”

昨晚Felix睡着后,我给他调整睡姿, 想把他从几乎卷成麻花的睡袋里解救出来。 结果, 小家伙醒了。 他一骨碌爬坐起来,举着胳膊手指我,带着哭腔又严肃地控诉 “No, Mama! No, Mama! No, Mama!” 重复了十几遍, 老狼忍不住都笑出声来。 直到满腔的怨气全发泄出, 小家伙才倒头接着睡。 这是传说中的 “儿大不由娘”吗~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学说话的小家伙

今早叫老狼好几遍没回应, 人家在卫生间没听到. 正要叹气, 身边响起一脆脆的声音 “Wolf~gang~” 呜, Felix会说他老爸的名字了. 进入语言敏感期的小家伙现在时不时地会重复我们说的词儿, 会说后基本不忘. 这种记忆力有时让我很羡慕. 这不, 过了一会儿, 他把自己关到卧室外面去了. 平时都叫” Baba, auf!”(爸爸, 开门)的小家伙, 今早改叫”Wolf~gang~, auf!”.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elix大概9个月大时开始说第一个具有真正意义的字儿”auf” (打开). 那个时候还不会爬的他是通过翻滚来开门关门的. 差不多同时他还迷上了开灯关灯, 如果记得没错”an”(开灯的开)应该是他会说的第二个字儿. 这之后小家伙的语言几乎是匀速发展, 先是慢慢地能听懂很多词儿, 接着13,14个月之后每隔几天他会冒一个新词出来. 直到最近, 9月中旬一个傍晚, 从Daycare回来的他直奔自己房间继续玩耍. 我看见他把一个塑料鸡蛋放到一球上, 看着鸡蛋滚到球后面, 他一边找鸡蛋一边说” Wo Ei?” (鸡蛋在哪儿? 完整的一句应该是Wo ist da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